????三人离开了现场,没有人愿意在那里多待,无论是凌天还是那个冷静得有些异常的曾晓琴。

????走到停车场,因为死人,所有的车辆都不准离开,无数的人远离大楼,议论着刚才的事情。

????有不少人因为好奇,看过厨房中的一幕,吐得停车场到处都是污物,此时却都恢复过来,绘声绘色的和旁边的人说起自己看到的东西,仿佛不把别人说吐,自己就会很丢脸一般。

????回到车辆边,曾晓琴第一个开口:“现在我们怎么办,你应该有想法吧。”

????看着女孩看向自己的目光,凌天苦笑,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。

????“我本来是想回到我们玩游戏的小楼去的,那里应该才是一切的源头,但现在想来是不可能了。”

????“的确。”曾晓琴点点头:“现在这种情况,没有人可以离开,更何况那个人是和你们一起来到这里的。”

????“是啊,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保护好自己,只有这样,才能打断对方杀人的节奏,然后找到机会回去,一举消灭对方。”

????“保护自己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????“我和对方接触过几次,它最大的能力是让人产生幻觉,而它最大的弱点是,需要按照游戏中的死法杀死我们,嗯,应该是类似的死法。”

????“所以在游戏中,我们两个是最后被狼人拍刀的人,所以我们的死法应该是被刀砍死?”

????“或者被狼人杀死。”凌天苦笑着补充,想了想接着道:“幻觉对我们两个的影响应该不大,所以我们最好能够远离人群,我不确定那家伙会不会让其他的人产生幻觉,然后来攻击我们。其次,保守本心,不要相信任何的幻觉。”

????凌天只能这么说,铁相潜的死法,似乎并不是幻觉可以做到的。

????死人是一件大事,警察来得很快。封锁现场的同时开始对滞留在服务区的人进行调查。

????凌天和大嘴自然是调查的主要对象。

????两人已经提前想好了说辞,并且一直在停车场吃东西,有很多的人可以证明,警察虽然怀疑,但并没有将两人当成凶手对待。

????可自身的行动依旧受到了限制。

????一下午过去,服务区完全封闭后两人被带往了警察局指定的酒店,协助调查,和他们一起的,还有自告奋勇被带走的曾晓琴。

????等到一切安排好,已经是下午5点多,三人坐在酒店房间中,而门外还有留守的警察。

????“已经快6点了,我们是白天被拍刀的,按照游戏,我们也会死在白天,只是对白天这个定义我不适很了解,所以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我们要提高警惕。”

????凌天开口,虽然不明白白天和夜晚的划分,但想来只要完全天黑,那便怎么也算不上是白天,他们会暂时安全一段时间。

????毕竟救下小明后,鬼魂也没有马上对小明动手,而是制造了一个时间错乱的空间,方才动手。

????这说明对方对游戏中的设定十分看重,轻易不想要破坏。

????而对方要是再次制造时间混乱的空间,有过一次经验的凌天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发现。

????他的想法得到了另外两人的同意。

????时间很快过去,中途警察又来问过一次话,随便给三人带了盒饭。

????一直等到晚上八点,天色完全暗淡下去,三人才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????凌天开口安排道:“今晚在游戏中是不存在的,但白天我们两个没有遇到危险,原因我不知道,但按道理晚上出事的可能性不大,不过大家还是得小心。

????这是一室一厅的套房,曾晓琴,你是女生,你住里面的房间,我和大嘴在客厅将就一下,晚上你要惊醒一点,最好不要关房门。”

????曾晓琴摇摇头:“这样安排不对,根据游戏,我们两个是下一个目标,所以我们需要住在一起才能互相有个照应,我可不想睡着睡着就死了,再说,警察询问的时候,我说我是你的女朋友,不住一起可能会引起警察的怀疑。”

????说着,她将目光转向大嘴:“大嘴,我和凌天才是目标,你独自住反而比和我们在一起更加安全,当然,晚上你也需要惊醒一些,最好是能够不睡觉守着我们,万一今天晚上没事,明天我们也才有精力去应对危险。”

????凌天张大嘴巴正要反驳,大嘴已经认可的点了点头:“嗯,对,这才是最合理的,晚上我守夜,反正要是你们出事了,我一个人也跑不了。”

????见此,凌天只能点了点头。

????有些扭捏的和曾晓琴走进卧室,凌天飞快的占据了唯一的一张椅子:“我就在这里休息吧。”

????曾晓琴的脸上有些红晕,依旧摇了摇头:“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说晚上会安全,但按照你的说法,我们晚上更应该好好休息,你在椅子上能休息好?再说,大家都穿着衣服,你怕什么?”

????话说的很理智,但脸上的红晕却越来越浓。

????凌天摇摇头:“不用,我就在椅子上,你先休息,我守一会儿夜,其实我也不敢确定,今天就一定安全。”

????曾晓琴想了想点点头:“那行,我们轮流守夜,加上外面守夜的大嘴,今晚应该很安全。”

????说完,她径直躺倒在床上,衣裤鞋子都没脱,依旧拿被子将自己盖住。

????凌天下意识的避开了目光,虽然什么都看不到,他依旧感觉到怪怪的。

????没办法,小处男就是这样的纯情。

????毕竟累了一天,坐在椅子上的凌天也有些瞌睡,头一点一点的,还传出细微的鼾声。

????偷看好几次的曾晓琴才终于放下心来,闭上眼睛沉沉睡去。

????时间一点点过去,椅子上的凌天突然一个转身,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
????人被这么一吓,很快清醒过来。

????就在他清醒的瞬间感觉到不对。

????房间中并没有开空调,可整个房间的温度却很低,皮肤已经被冷得一片冰凉,衣服有些润,如同没有晒干的衣服。

????再一看曾晓琴,她整个人因为冷,已经卷缩在一团,眉毛微微颤抖,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。

????而房门外,更是传来细微是声音,仿佛有人隔着很远在磨刀。